atmosphere°

【恺楚】新年晚会的告白

         
  当卡塞尔终于铺满皑皑白雪的时候,一年的终曲也带来了又一次的迎新晚会。
  每年的晚会在校方(重点副校长)与新闻部(重点芬格尔)的带领下,总会找到不断的槽点并席卷回校的春季潮。比如去年的“你怎么长得像个草履虫似的”等等各种。
  毫无疑问,今年又应该是个充满创造气息的晚会。众人想找到新的槽点以便能在枯燥的屠龙生涯中找到一丝新的乐趣。
  [今年肯定不会让你们失望的XD]
  其实上面的(伪)文艺理由纯属做作。一群看热闹不嫌事大的主儿这么看好这次晚会是为什么?因为主办方是恺撒和楚子航啊!
  “就是这样,楚子航。因为你是传统的中国人,这次的晚会就希望你让他们感受一下中国的新年气息。”昂热一手拿着高脚酒杯,一手揽过楚子航的肩,两人并肩站在巨大的落地窗面前,俨然皇上在像他的臣子描述着未来的宏图。
  “明白了校长,我会努力的。”楚子航点点头,表情严肃。
  “很好,你可以回去找恺撒商讨一下。”
  “恺撒?”楚子航很惊讶,“恺撒不是意大利人吗?”
  昂热点点头,嘴角染上了 隐秘的微笑,他大力拍着楚子航的肩,“世界需要和平,你们也是。如果你们愿意的话,也可以发展点别的。美国还是很开放的。”
  废话当然得让恺撒参加,谁不知道恺撒有钱,有了他开销就可以少一半!
  楚子航咳了一声,迅速离开了这个气氛诡异的地方。
  顺便说一句,他和恺撒不是还在发展,而是已经发展了。
  
  “子航子航你看看这些方案怎么 ......”恺撒推开楚子航办公室的门,最后一个字硬生生的咽了下去。
  整个房间都杂乱无章,书堆满了地板,书架轰然倒地,楚子航挣扎着从书堆中起身,青瓷掉落,眼疾手快的楚子航仓促发力,硬是用两根手指夹住了瓶口......见此情景,千言万语也汇成了一句话:“楚子航,你被炸啦?”
  “你才被炸了。”楚子航白了恺撒一眼,“过来帮忙。”“噢噢。”恺撒心一横,在楚子航眼中就像恺撒在跳大神。2人合力抬起了沉重的黄梨木书架。恺撒缓了缓,“怎么回事?”“我征集了全校师生的意见然后把他们都画了出来,如你所见,这些都是征稿。我在整理时不小心被绊倒了,碰倒了书架。”楚子航不着痕迹的撇撇嘴,找了个地把方案拨开,原地坐下。
  恺撒坐在楚子航后方,从背后环住他。他也总算看清了,那一大坨不仅是书,更多的是各式各样的方案。他随意抽了一份来看,举办场地在游泳池,开幕式由一众美女跃入水中,溅起的水花与天空中爆发的烟花相呼应,同时打开所有的闪光灯,那一刻简直......想必是上面的解说也编不下去了,恺撒翻过去一看,嗯果然是副校长。
  “副校长说这样有利于身心发展和调节气氛。”楚子航闭上眼睛向后靠在恺撒怀里,为了这次的设计,他已经两天没有休息过了,他很累。
  恺撒紧紧的搂住了楚子航,骚包的在他额头上印下了一个吻,“睡吧,一会儿我就叫你。”
  
  楚子航起身,一片朦胧中,他忽然被某只金毛抱住,自己的脸上被烙下一个吻,“子航小宝贝儿,睡得怎样?”“挺好的。”他听见自己这样回答,“恺撒宝贝儿你也睡会儿吧,你也挺累的。”
  等等......
  楚子航被吓醒了。
  “恺撒把你的脸拿开,我现在不想看到你的脸。”楚子航有些烦躁,恺撒毛茸茸的头从他睡醒后就一直近距离的晃来晃去,他的脑子还卡在梦里最后恺撒错愕的表情上。
  中国有句古话说得好:“夫妻(雾 )同心,其利断金。”在 夫夫两人齐心协力下,很快就高效率的选出了方案。在秉承中国传统的同时也稍微做出了一些改变,便于多数外籍学生接受。主色调也添加了其他,显得喜气但不落得俗气。那么接下来就是布置场地了。布置图也已经分发给了下面的人了,昨天开始就开始动工了......楚子航默默的在脑里过了一遍,确认没有问题了才稍稍放下心来。他总是这样,做任何事情都要万无一失,或许也正是这种严谨的性格,校长在委托好后就呵呵呵呵呵的消失了。
  他还是忘不了那个梦。
  不是恺撒的举动,也不是恺撒的表情,而是自己的那声“宝贝儿。”
  大家都知道,楚少出生于文化最博大精深的国家之一中国。中国地方广阔,不同的地方也会有不同的方言。作为一个从小受到优良普通话教育,拼音一咬一个准的家里小少爷民族的希望国家的栋梁党的好孩子  ......楚子航从小就记住了普通话中特别的儿化音。是的,他的重点在“宝贝儿”最后的儿化音上。舌头卷起来吐字的感觉很奇妙,他这几天会趁没人的时候偷偷试,就这么试了一次后,楚子航发现,他出不去了。
  想喊恺撒“宝贝儿”,楚子航产生了这种冲动。俗话说得好,冲动是魔鬼,这个魔鬼现在就附身在他身上,令他分心,倒茶时茶泄出来了甚至他也不知道。楚子航叹了口气,决定等这次晚会过了再找恺撒说说这件事。
  “子航过来一下。有几个人跑掉了,这里缺人手。”楚子航嘴角抽了抽,挂断了电话。真是哪壶不提开哪壶。
  “嗯对就是那里,在挂正一点儿......”恺撒正指挥着学生会的成员挂着“福”字。一个温暖的中国新年,祝福是必不可少的。这种红彤彤的喜气与为新年准备的忙碌感染了上下,无论怎么样的别扭都好,最后总是会不严肃的说一句“新年快乐。”许多学生捏着红包,仔细一看,封面上却生硬的写着真挚的祝福。乃至是许久不见的校长,也会笑眯眯的用“六六大顺”“马到功成”来回应学生的祝福。
  这也便是,新年的力量吧。
  楚子航正搬着一盆富贵竹。对这热火朝天的情景,他忍不住多看了几眼。诺诺在替苏茜围围巾,末了还团了一个巨大的雪球赏给路明非。路明非光荣“阵亡 ”。芬格尔正吃着鸡腿,他咽下一口肉,颇有气势的一挥手:“兄弟们!抓紧时间!把后台程序做到最完美,让大家看到我们新闻部的风采!”“是!”一片手起手落,一阵密集的敲打声。后方恺撒还在指挥,气的他只想把上面那个人推下来换自己上。曼施坦因教授正大吼着:“恺撒不要以为有钱就可以乱来!香槟不是给你敲碎威胁人用的!!”而学院的最高领导者不知跟副校长躲在哪里看着雪喝着酒。装备部实验的新武器在远处的山脉上“轰隆”一声,炸出了一朵粉色的蘑菇云。
  恩,这样的气氛确实是“热火朝天”吧?
  这是一群身担重任的屠龙者,同时也是一群正值风华正茂的少男少女。“血之哀”或许根深蒂固,但只要聚集在一起擦亮希望,火焰就可以温暖整个世界。
  楚子航突然想起什么,他通过布置人员相互通话的耳机说:“宝贝儿,福字要倒着挂的。”然后拔下了盆里的杂草。
  一瞬间全场寂静。
  楚子航疑惑的转过身去,对惊呆的恺撒点点头,“没错恺撒,我在说你。福要倒着挂的。”
  恺撒手中破裂的香槟瓶掉落在地,彻底碎成了渣。楚子航如果往台下看一眼,就会发现台上台下的人都是一个表情。他们都带着耳塞,也都接收到了信息。发件人为楚子航,收件人为恺撒,内容为“宝贝儿,福要倒着挂。”
  不知怎的带耳塞的那只耳朵有点疼......我感觉我受到了暴击......路明非摘下了耳塞,揉了揉耳朵,又带上。
  他才不是因为还想要听接下来的发展呢!
  其实真正被暴击的是你们高大威猛英俊潇洒豪情多金人模狗样[划掉]的学生会会长啊!怎么回事!?怎么一觉起来子航你就变了!?奥丁对你做了什么!?快还我一个正常的楚子航![所以说这样不好伐恺撒]
  在足以噎死四个芬格尔的寂静后,楚子航还是没有意识到重点,但他显然已经察觉到了不对。哎怎么都这么安静了......  等等恺撒的这个表情好像在哪里见过......
  楚子航的身体突然僵硬了,灼热的血液越来越冰凉,心跳骤然加速!下一刻楚子航脸爆红,曲身一跳跃下了台飞奔而去!
  恺撒最先反应过来,也曲身一跳:“哎楚子航你等等我啊......”
  人群突然爆发出欢呼,诺诺很干脆的吹了口口哨,“同人本有望咯!”顺便转过头去悄悄的跟芬格尔对眼神。
  -你录下来没有?
  -放心吧姑奶奶,我早就觉得他俩有问题了,现在第一手资料全在我手里!
  -干得漂亮!
  
    楚子航此时的心跳就像在六旗时那样。心脏“突突突”的上下撞,好像下一秒就会从口腔里蹦出来。楚子航在宿舍楼门口停了下来,头皮一阵发麻,胃部涌上的是慌张与紧张。像是不小心做错事的孩子,也像是不小心把警察计划说漏嘴的黑帮卧底。
  “子航......”恺撒也跑了过来,寒风把他的金发吹的乱七八糟。“你还好吗?”
  楚子航白了他一眼,好才怪!
  “我我我......”恺撒显得有些慌乱,“你刚才说的是真的吗?”
  沉默。
  “对不起我需要冷静。”楚子航扭头就走。
  “哎哎哎别走啊,”恺撒拉住楚子航,摸了摸他还微红的脸颊,“我是想说,你能这样叫我我很开心......你从来不肯向外人透露我们的关系,你能这样我真的很开心,真的。”
  对上那一双真挚几乎要泫然欲泣(?)的湛蓝眸子,楚子航被震惊了一下,本来想直接甩手走人的反而不好意思走开了。没办法,楚子航只好把那个梦的事情跟他说了,只希望恺撒不要再继续误会下去。
  出乎意料的是,知道了真相后这个骚包的意大利人反而一握拳说噢原来如此我知道了。看着某金毛一脸亢奋的样子,楚子航叹了口气,拥抱了恺撒。
  “恺撒,我想过公开,但我认为不是现在。”楚子航说。他确实也没有想到恺撒会这么开心,或许是他没有考虑到恺撒的感受。这样像皇帝的人,是不会忍受“偷偷的”这种事情的。
  “不,就是现在。”恺撒笃定,“你听听。”
  “恺撒!”“楚子航!”“恺撒!”“楚子航!”是晚会处的呐喊声。
  楚子航的耳尖有些泛红,那一瞬间在他们面前的尴尬......他往后退了一步,表明自己并不想回去。
  “听着楚子航,”恺撒捧住楚子航的脸,那一抹金色直至眼底,“我知道你还没有做好准备,我也没有。但我们总要去面对,我们并不惧怕他们,相反的,我们要让他们为我们欢呼!我们要光明正大的!”恺撒情不自禁的去吻了吻楚子航的眼睑,“没有什么好害怕的,这是一个机会。况且,我不能忍受我们偷偷摸摸的在一起。”
  “所以,跟我回去,告诉他们,好吗?”恺撒眼里,是前所未有的坚定。
  楚子航咬咬牙,点了点头。他正尝试说服自己摆脱心里的不安感,反正豁出去的事情他楚子航也做过很多次,也不差这一次。况且......他望向恺撒的侧脸,意大利人英俊出众的五官在灯光下显得格外挺拔,带着王者的气概。
  况且,这一次,是为了他。
  两人拉着手走到后台的位置,楚子航心底又炸开了惊惧感。他都想骂自己。明明砍龙王片死侍的时候自己在第一个,怎么这种小事都会退缩!?
  [楚少这可是你的终身大事啊怎么算是小事呢]
  似乎是感觉到了身后人的抗拒,恺撒再次转身拥抱了楚子航,温热的鼻息喷在楚子航的脖颈上,“楚子航,就这一次。在台上你只要听我讲就好了。”
  台下还在呐喊着两人的名字,一声更比一声大。恺撒比了个胜利的手势给楚子航,拉着楚子航暴露在了闪光灯下。
  “啊!!!!”人群爆发出更强的欢呼,而且还极为持久,直到恺撒也受不住了示意停止为止。
  “在这里跟大家说一些事情,”通过话筒的传播恺撒的声音极富有磁性。“楚子航今天说的那一句话,并不是有意为之,只是受到了一些精神干扰。”说着恺撒还坏笑着看了不知所措的楚子航一眼。
  “在这个晚会上,我所能感受到的是大家的快乐,欣喜,我也非常沉浸在这样美好的气氛中,但是,我相信你们一定等了很久,”恺撒猛的举起他和楚子航牵起的手,声音沉稳而不容置疑,“是的!我和楚子航已经在一起了!”
  “恺撒!”“楚子航!”“恺撒!”“楚子航!”人群再次沸腾,欢呼声甚至掩盖了远处装备部新制炸弹的爆炸声。
  恺撒显然也很亢奋,他看了一眼楚子航,接着举起话筒高喊:“现在!你们看好!”说毕扯过旁边的楚子航,来了一个法式热吻。
  卧槽。
  等楚子航快喘不过气时,恺撒才恋恋不舍的放开楚子航。松开是还意犹未尽的舔了舔楚子航嘴边的银丝。
  人群的沸腾显然又拔到了一个新的高度,肾上腺素分泌到极致,今晚每个人都是疯子,彻头彻尾的疯子。“轰隆”一声,曼施坦因教授擦着汗过来向昂热汇报,“‘校长,因为学生的欢呼声过大,有一座一直没有去处理的烂楼干脆塌了。”
  “管他呢。今晚学生们都很开心,这种爆炸性的消息可是难得一遇啊。”昂热微微眯眼,显然心情也很愉悦。
  “你们看完了!”台上的恺撒又重新拿起了话筒,紧紧的搂住楚子航,“那你们就记住!楚子航从此以后是我恺撒·加图索的人了!”
  “是吧?”恺撒转头低声问怀里的人。托闪光灯的福,下面的人才看不见楚子航已经绯红的脸。
  “唔。”楚子航吱了一声。
  
                                   END

       ——因为是就这么打完的,可能有一些地方不太好的请告诉我吧,也不知道为什么明明最先爱的而且可是最爱的就是恺楚,可是写了好几篇静临恺楚也没有动过笔,可能是担心破坏了恺楚吧。

评论(2)

热度(4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