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tmosphere°

【静临】早上好我的跳蚤

          
  距离那天平和岛静雄和折原临也正式同居的日子已有一年半。
  即使经过的时光的磨砺,现在的日子也依旧美好。天朗月清的晚上,窝在沙发上的两人看完一场电影后,临也想要起身,被静雄一把拉住。他奇怪的回望,只见草履虫脸色不太对:“临也……我爸妈……他们要来……”
  短暂的寂静。
  静雄挠挠鼻子,尽量用最委婉的语气对自家已散发出危险气息的恋人说道:“他们昨天打了一个电话来……说是要来看看我的女朋友……估计明天会到。”
  “那你怎么不早跟我说?”临也危险的眯起眼睛,刀尖渗出了寒光。这种重要的事情他折原临也怎么会不知道!?小静的爸妈要来这种事居然……都是小静的错!不可饶恕!
  “这不是你半年前跟他们说的么……”静雄抱头。
  折原临也一愣。自己说的?好像……等等,临也的刀抖了一下。
  早在半年前过年时,折原临也本着折原大神在草履虫家族面前绝不退缩的精神随着平和岛静雄去见了他的爸妈。热情好客的草履虫爸妈也没有问临也的身份。直接“来来来大家一起吃吃吃”硬被平和岛父亲灌了两杯白酒,美名曰“男人间硬对硬的交流”。两杯酒下肚后临也就傻了,红脸上挂着傻笑,高举着杯说你们的儿子有女朋友了欢迎你们过去探望~ 就栽了。平和岛爸妈光荣接过小旗帜眼射精光形象顿然高大起来将静雄小盆友连连逼到了墙角逼问,最后以静雄小盆友抓住破绽拖着呼呼大睡的临也小盆友逃跑而告终。
  当然这些都是平和岛静雄第二天告诉他的了。他还说折原临也晚上睡得像猪一样动都不动,还嫌弃的表示“老子都帮你擦口水了怎么还好意思拿刀对着我”,于是临也被按在床上叫训了一顿。
  “我那时还以为你要亲口公开,还有点紧张”静雄望着临也的眼睛,一脸无辜。他知道临也最受不了这种表情。
  “够了够了把脸收回去。”果然临也嫌恶的甩了甩手,倒回柔软的沙发上,有气无力的说:“明天的事明天再说。睡觉。”静雄吻吻临也,将他抱回了卧室。
  墨黑的夜笼罩大地,只展现出他最真实的一面。平和岛爸妈要来确实对他俩来说都是不小的考验,能否过家长这一关很大程度上决定了两人能否继续在一起。而且就算自己爸妈同意了可还有临也的爸妈……不过听说舞流他们已经很激动的在商讨着婚礼的筹备……还说会帮我们也但愿能帮的上忙吧。想想他们去年还给我们送了一大箱同人本来作我们的周年礼物……静雄胡乱想着,安然谁去。
  在静雄的庇护下,临也继续做着危险的情报贩子。静雄也养成了睡眠中紧绷一根神经的习惯,生怕临也在自己睡着时被仇家报复。晚上空调较凉,静雄习惯性的把被子往那人的方向拉,但只摸到了一片冰凉的触感。他马上蹦了起来。
  被抓走了!?什么时候!?自己怎么会不知道!?静雄脑子有些混乱,他立即下床,走出了房间。
  临也背对着静雄坐在阳台的栏杆上,早晨的第一缕光辉升起,映的万物边缘都染上了淡淡的光芒。他的发丝和着熹微的阳光在空气中飞舞,不知表情。
        静雄在舒了一口气的同时也明白了。他走过去拥住那人,将下巴搁在临也的肩膀上。他怎么会不知道,临也在为见家长的事而担忧,害怕自己不被接纳,害怕自己不能继续和他在一起,害怕自己的工作被发现……一直自称高高在上的折原神明这一刻终于流露出了人类的慌张。
       “还在想爸妈的事?”
        临也哼了一声,勉强算是答应。
       静雄望着远处的地平线,在明媚的早晨看着浮尘跃动,风从海平面刮来带着些许的蒲公英,自己的怀里就是这一生所寻找的人,世界是如此的温柔,让平和岛静雄下定了决心。
        “临也。”静雄扳过临也的脸,留下一个绵长温柔的吻。
      ——你就是我的全部  ,只要你在
     “早上好。”
      ——让一切都见鬼去吧。
        
  
  
  
  
    
  

评论(7)

热度(5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