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tmosphere°


【静临相关】

折原临也正“粘”在某条小巷子的地板上。
并不是指胶水,而是他在地上动弹不得。动一根手指都会让他的疼痛沿着手臂到达身体深处横冲直撞。伤口表面有些麻,那是他的多处骨折及大面积外伤,导致他动锥心,不动闷心。
啊,天气似乎不太好啊。折原临也出神地望着天空想道。一阵微风令临也的伤口开始蠢蠢欲动的疼痛,多股力量汇集在一起似乎要撕裂这具残破的躯体,令折原临也精密的大脑差点罢工。
他明白的,自己会是这种下场。但是没有想到当这一刻到来的时候竟然是碾碎般的痛苦。智慧如他,作为最成功的情报贩子,总是掌控着一切,玩弄着人类的弱点。池袋犹如一盘棋子,他不是将也不是王。
他是下这盘棋的神。
人类自身脆弱却妄自尊大,自认为是这个世界上的最高级物种,将手中的权与力用来对付这个世界。在这个过程中,贪婪,嫉妒,懒惰等原罪在人类身上洗刷的越发明显,揭示着其丑恶的嘴脸。而他们甚至忘记了最初的弱小,不论是谁,只需一双手就可将其扼死。在婴儿时期还要长于其他动物的过程中,只需一个食物块便可将其送入另外一个世界。
但不要忘记,折原临也也只是个不能够再普通的人类。他没有强大的战斗力,只能选择用头脑来保护自己。他是要比别人更加的贪婪,索取的要更加多。而正是如此他的弱点也在被放大,折原临也不断去挑战并且试着战胜,但还是在这条路上沦落到了一败涂地的境地。
临也用余光打量周围,确信不会有人来后才稍稍放了放心。不论是哪种垃圾,只要看见这遍地暗红的鲜血与手脚已经变形的折原临也,恐怕只需要一只手就足够致他为死地吧。
没想到会是下场觉得真可悲是吧。折原临也勾勾已不能够表现出的苦笑,意识因为疼痛而开始模糊。
听说一个人快要死时脑里会向放电影一样用7分钟放完自己的一生。临也正体会着这种感觉,同时心里有一个声音正毫不留情的嘲笑一生过得那么长结果只用7分钟就直接完结篇了。
啊啊记得了,这是当时舞流和九琉璃刚出生的时候。晕晕乎乎的临也隐约看见了一个黑发男孩正恶作剧的捏着睡着妹妹的脸。
啊,那是爸妈去了海外的时候。还问了自己要不要去来着,结果自己毫不犹豫的拒绝然后很少联系爸妈,也就是这时候开始就一个人住吧?原来做火锅的锅子都被自己扔掉了。瞬间,画面变得凌乱,红红绿绿跳来跳去刺痛了临也的眼睛,眼睛不受控制的渗出保护的生理盐水。
一个金发的身影变得清晰。满天的樱花与风共舞,刚开学时的来神多么像言情剧里的开端。临也想摇头,可身体不允许他这么做,他只能看着-
那是他和平和岛静雄的初次见面。
自己当时饶有趣味的目光与平和岛静雄相接,隔空就开始了目光之战。现在看来,他们的相遇还真是缘分,第一次见面就如此不愉快。
然后接下来的7年就是自己与他的追逐战。只会用暴力的他从来不允许名为折原临也的存在,每次见到自己都会触雷一样用街道格式的自贩机与路标恨不得让自己被砸死。
他们唯一的联系也就只有那种孩子般的杀意了。
是后来吗?自己用计谋让他进了监狱,但被押上警车时静雄的那双眸子没由来的让他感到颤栗,往后退了一小步。那是纯粹用眼神来表达强烈的恨意与杀意的眸子,让折原临也领教到了来自怪物的威胁。但他的脸上只有笑,一种疯狂的笑意。既然平和岛静雄施以暴力相攻,那么他折原临也就用天赋的头脑来遏制住他。池袋最强与新宿最恶,还真想看看谁会赢啊,小静。
小静。
但身为人类的折原临也并不能违背强大的欲望。他喜欢这种被追逐的感觉, 这促使他不断地去挑衅平和岛静雄,感觉到强烈的杀意,战斗的畅爽,令他的每一个细胞都在叫嚣随时都会出现的攻击令他时刻保持兴奋。小刀正中那人的一刻他大笑了出来,他,折原临也,要亲手杀死这个不受控制的怪物。
之后他更频繁的去挑衅他,他爱着这种兴奋并且从中获得乐趣。可当平和岛静雄只是平静的低吼出:“我恨不得你永远消失”,折原临也有那么一秒头脑空白与发现心口的闷和钝痛的时候,他这才发现一切都不受他的控制了。
那段时间应该是折原临也最痛苦的时候。对于这份突如其来的感情,折原临也第一次会感到惧怕,他憎恨着这份恶心的感情,并努力使自己忘记。他日夜对自己催眠“最讨厌小静”,他找新罗有没有可以忘记感情的药,他用花瓶打破自己的头,他用cd来给自己洗脑……可是当折原临也从被平和岛静雄压在身下的梦惊醒后,全身都是冷汗,下部还有些粘粘的……他感到窗外的雷把他也劈成了碎块。
完蛋了。
谁晓得那段日子他是怎么过去的。折原临也的污点是他最不愿回忆起的事实,本能的与其进行对抗。
既然不能毁灭,那就将其困在深处吧。
于是他与平和岛静雄很少见面了,他会找好时间找好地点就为了与平和岛静雄错开。他不能离开这个情报来源之地,因此当平和岛静雄终于忍不住找他大打了一架时,事情又再一次脱轨。
折原临也只能够被迫接受。
于是两人的干架次数骤然增多,不过更多的是平和岛静雄去找折原临也,只是野兽为了发泄自己的怒气,等怒气一过,便扬长而去。
头都不曾回过。
比如这一次。
他的后辈瓦罗娜被枪击,这件事情确实是与自己有关,静雄得知后便兴冲冲的来找自己算账,不留余力。硬拼只有死路一条的自己脚上还未好,最后被抓住,狠狠的被打成了这副样子。只可以等死。
我可不可以说其实我也被四木摆了一道呢,那个老家伙可是视我为眼中钉很久了呢。
不过也根本没有人会相信吧。
终结在这里,临也的心早已被汹涌的复杂感情堵住而不留半分出路。肉体与精神的痛苦宛若将他按死在深海,窒息感越来越浓,指尖开始冰冷,他缓缓的闭上眼睛,眼角一道银光闪过。
小静你看,折原临也都为了你哭了,你就不能回报一点么?
一点点……也好啊。

END

评论(2)

热度(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