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tmosphere°

『记得接吻』恺楚/R17/21675完结/已修

Rannamn:

小蓝手小红心小评论 哼


吐血产出/


骑着我的小破三轮带大家上天/


请不要举报我拜托你们/


具体的为了不让人家多说什么 只能说我已经大修过后再修一遍了/


写完不好意思自己再看一遍/


可能几百年都不会写恺楚了这回身心受到巨大伤害【尤其是肾/


拜拜 祝我高三开学愉快*


链接👇


http://weibo.com/ttarticle/p/show?id=2309404011726659012966


 


 

Kumquat:

一天不玩梗浑身难受...滚去做阅读

楚少爷第一次在表情包里露出了由衷的微笑

今夜月色真美

        今夜月色真美
  
  “后天应该是你们中国的农历十五吧,”恺撒望着月亮,“后晚的月亮是最圆的。”
  
  “不,”楚子航刚完成论文,合上书本转过来,办公椅的轮子与地板摩擦发出“咕”的声音,“中国有句古话叫‘十五的月亮十六圆‘,所以大后晚的月亮才是最圆的。而且,我不觉得你还有时间去看月亮。”
  
  “原来你还记得中秋节我要出任务,我还以为你忘记了。”恺撒两只手臂撑在椅子的扶手上,在楚子航的脸上留下一个又一个轻吻,最后在闭着的眼睑上意犹未尽的用舌头舔了舔。
 
   “很抱歉这次的中秋节不能陪你过了,”温和醇厚的男中音响起,“这次的任务是昂热安排的,他们又不允许你跟我一起去。”
 
   那是当然。且不谈恺撒和楚子航是情侣已经是全校皆知的事情,而且在两人多次仗着专员的特权在出任务的途中明着打架斗殴暗着你侬我侬让组员们已经养成了一定要带墨镜的习惯,这也不是很大的问题,按照昂热的想法就是:年轻真好啊,按照副校长的想法就是:两方都是极其热血饥渴(?)的男子,干柴烈火也没什么大不了的,按照芬格尔的想法就是诺诺和二货师弟有望了按照众人的想法就是学生会和狮心会官方联姻,两个会长为了世界和平勇于牺牲自己实乃可歌可泣。
 
   问题是,自从两个人一起去出任务之后,报销就呈直线上升,在曼施坦因教授屡次踹开了校长室的大门摔烂了校长名贵的酒之后,两人终于被禁止出同一个任务。
  
  这次的任务是去斩杀三代种,这几个人藏在猎人群中,在前段时间的拍卖会中公然抢了学院拍下的炼金机械,严重干扰了学院的计划,而且他们的行踪极其狡猾,诺玛知道的情况也有限,考虑到两人中恺撒的言灵会更有优势,故此次恺撒为行动组长,楚子航在学院待命。
  
  “可以下次。明天要起得很早,早睡觉会比较好。”
 
   “等我回来了我就陪你去看月亮,然后就跟你表白,你一定会感动。”恺撒继续胡搅蛮缠。
 
   楚子航白他一眼,把他推去卧室,两人皆是在床上躺下,楚子航沉默了一会才说:“其实我有时候都受不了你们西方人的表达方式,有时候太过直白反而一点美感都没有。”
 
   “那你想要什么美感?”恺撒很感兴趣,他起身,用手撑住头,金发倾泻而下,碧蓝的眼眸在月光的笼罩下愈发深邃,楚子航感觉自己正泡在冰冷的海洋里。。
 
   鬼使神差的,他凑上去亲了亲恺撒的唇,下一秒恺撒反客为主,侵略的舌长驱直入,几乎要夺走口腔内的所有空气。半晌,嘴唇分离,银丝犹连,对上恺撒赤裸而饱含情色的眼神,楚子航纵然在经历过各式的调戏后还是忍不住脸红,他翻了个身小声道:“睡觉吧。”
 
   恺撒吃笑了一声,楚子航还是这么可爱,若不是明早要出任务,他真想多逗一下楚子航。
  
  夜已经很深了。
  
  明月依然挂在树梢,清冷的光辉涂抹着周围的幕布。月光如水,尽数铺泄下凡,涌进这个寂静的房间,如潮水般漫在周围,轻轻荡漾,不知寄托谁人情思。
  
  “东方人的情话就很有美感,”楚子航不知何时已经转过了身,目光凝视着恺撒已熟睡的脸,“只不过我们都是平平淡淡的,哪里像你们动不动就比作全世界。”他也不知道为什么,根本睡不着,而且心头还隐隐有不好的担忧感。凭着他杀胚的直觉,他感觉到了这次任务所埋伏的危机,可那也只是直觉,该去的还是要去,这是屠龙者,这是未来使命。
  他嗫嚅着开口:“比如,你要早点回来。”
 
 “比如,等你回来,我就跟你去看月亮。”
  
  夜是那样的漫长又是那样的短暂,直至鸣叫流转,楚子航才沉沉睡去。
  
  
  楚子航猜中了。
  
  这次的任务果真有变数,几名疯徒用了特别研制过的致幻剂,带上大量的炸药埋伏在了恺撒小组所在的营,致幻剂模糊了恺撒敏锐的意识,没能及时发现埋伏,炸药爆炸,造成了几名组员当场死亡,其他人重伤,目前执行部和医疗部的人已经过去进行紧急处理,任务的成功反而显得不那么重要。校董会需要更仔细的部署。但恺撒他们并未被送回学院。
  
  楚子航面色铁青,尽管端坐如不动佛,但仔细看会发现这具身体的轻微颤抖。
  
  他不会做出出格的事情,只是不论怎样,他始终不希望那人受伤。他已经想好了,如果恺撒在这次任务中不幸牺牲,他会代替恺撒完成这次任务,血债血偿。
  日子越发的接近中秋节,没有人知道狮心会会长终日守在窗台旁是为何。
  
  
  已经过去了两天,恺撒那边还是没有消息。今天就是中秋节,苏茜早就申请了回家,现在应该在家里和家人吃着月饼。路明非在芬格尔的怂恿下终于下决心打电话给婶婶,衰仔脸憋的通红才嘟哝一句“中秋节快乐”,连芬格尔也忍不住打了个电话给父母,还要大费唇舌解释什么是中秋节。
  学院中也有不少的中国人,在这一天里都可看见不少打电话的,更有甚者如苏茜就直接回家了,这一抹温馨的气息实在是不易让人忽视。
  
  楚子航已经打了电话给父亲表明自己没有办法回去,再简单的问候几句也作罢。而他真正当做最亲的家人此时还在急救病房里。
  
  楚子航出神许久。 在这个对中国人有特别意义的节日,抬头便可看见浑圆的月亮,欣赏到皎洁的月光。月潮扑到脸上,好似一位美人正用轻柔的动作抚慰着疲惫的心,明眸中满含蜜意。
  
  电话倏地响起,楚子航一惊,几乎是扑的抢起了电话。在发声的那刻,他听见了自己的颤抖。
  “喂?”
  
  对面传来轻笑,“楚子航,这么快你就不记得我了?”
  
  “恺撒。。你还好吗?”楚子航望着月亮,听着恺撒还这么有精神,他也舒了一口气。
 
   “一点都不好,”金毛可怜兮兮的说,“这里的护士好凶,说什么也不让我回去,我都色诱了都不理我,媳妇你快说一句我爱你抚慰一下我受伤的心灵~”显然对面已经开始耍赖了。
 
   楚子航莫名的愉悦了许多。
  “你就在那里安心住着吧,好了再回来。”
  
  “那可不行。你不是叫我早点回来吗,”恺撒笑着,“那晚的话我可听见了噢。”
  
  。。。不知那群人为什么没有炸死这只金毛。
  
  长久的沉默,话筒中只有电流杂音与彼此的呼吸声。
  
  “楚子航,你在看月亮吗,”对方先打破了沉默,用陈述句的语气。
  “嗯。”
  “我也是。今晚的月亮真好看。”
  “嗯。”
  
  又是一阵长久的沉默。
  
  不知何时,在不停往来的杂音中一道清冷的声音终于出现,像是数十年征战的王凯旋而归,洗去了所有的黑暗,从此让人民相信他能够所向披靡。
  
  “今夜月色真美。”
  “今夜月色真美。”恺撒一字一顿的重复。
 
  
                            END
  
  
  ☞夏目漱石把我爱你翻译为今夜月色真美。